茶啡與腎精

外出用膳,在正餐之後,侍應總會問你要甚麼餐飲。Coffe or tea?兩者都是港人至愛。但茶啡入肚,除了滿足口腹之慾之外,也實在對身體帶來一些影響,大家又是否知曉?

提神的背後
飲完茶啡,我們普遍的感覺是精神了,而且心情暢快,分分鐘連大小便也暢通了。的確,香濃的茶啡,實在很吸引,但港人愛點茶啡,某程度上是因為睡眠不足,精神不佳,故以茶啡作提神之用,以維持工作效率。可是,世上沒有免費午餐,能量也是守恒的,在休息不足的同時,又要精神奕奕,身體總得有所付出,才能釋放這不合理的能量,以維持效率。

先要明白,提神的本質就像提款。我們提了款,荷包的現金多了,想買甚麼就買甚麼,從心所欲,當然心情暢快,而且,有了現金在手,要辦起各種事情,也頗覺方便,從生活層面來看,效率是提升了的。但要注意,這些現金並非新來的資金,卻來自戶口存款,提款不會增加財富,卻會消耗存款,而存款是有限的,提款可獲得暢快感,很過癮,令人忍不住不停提款,結果存款告急,直至破產。

不要誤會,以為本篇談理財,這裏只是以理財作比喻,來說明提神的影響而已。飲茶啡提神,就是提取氣血儲備,提取了,精神奕奕,每個細胞都充滿能量,興奮地運作起來,那是暢快無比的。問題是,提神之後,氣血的消耗多了,但我們生產氣血的速度,卻跟不上提神消耗的速度,如果天天提神,日積月累之下,氣血儲備就有耗竭的風險,到時就麻煩了。

腎精與作強
儲備這東西,平時放著好像沒有用,但當身體有額外需要的時候,它就能提供更多氣血,讓我們能以超乎常度的能耐來撐過難關,或成就大事。儲備是身體封藏氣血的產物,中醫謂之腎水。《內經》有云:「腎者,作強之官,伎巧出焉。」意思是說,儲備了氣血,我們便能作出一些超越極限的事 (此即作強,這個強字,不是強壯的強,應讀成上聲,跟勉強的強同音,也有勉強,頂硬上之意),很多的成就 (即伎巧,古時伎、技互通,伎巧即技巧、技能,引申為能力和成就) 就是這樣造出來的。這種儲備起來,封藏固密的狀態,古人用水來形容。天雨過後,雨水都滲進地裏,封藏於地底,成為儲備,一旦旱災來臨,人們就可鑿井取水,享用儲備以度過難關了。故中醫常將腎稱為腎水,這個水字,不是water,而是封藏的特性。腎主藏,封藏了的氣血,中醫謂之腎精。精者,既是精華的精,又是堅貞的貞,有保守、死守的含義,意味腎精是要保守的,不宜妄動的。

氣血儲備不足了,中醫謂之腎虛,或腎水不足。腎虛到某個水平,我們就不能「作強」。晚上休息不足,翌日精神不振,是正常不過的,但若我們硬要提神,以保持翌日有良好的工作效率,就叫作強。要作勉強的事,就得泄動腎精,腎精足,就能提取,能作強,休息不足仍能精神奕奕。一旦不足得嚴重,就不能作強了,翌日還是萎靡不堪。

提神,其實就是泄動腎精。所以,茶啡提神,說明它們有泄動腎精的特性。要留意,茶啡不會給你補充氣血,一切提神後使用了的氣血,都來自自身的,茶啡只是將腎精泄動出來而已。

腎精與維穩
此外,腎精還可維持身體穩定。腎精足的人,是精力充沛而不亢奮的,應變快速而不急躁的。所以能不亢奮,不急躁,皆因有足夠的儲備,即使氣血高速運轉,並在消耗中,但對有儲備的身體而言,也是遊刃有餘的。若腎精不足,我們一要提升效率時,就得動用「全副身家」,將所有的氣血悉數使用出來,儲備告罄,氣血浮遊,自然亢奮了(甚至渙散),急躁了(甚至驚恐不安而帶點神經質)。這種狀態,中醫謂之動風。

有些人,在飲了茶啡之後,就手震、心慌、出汗、精神亢奮卻未能集中,甚至驚悸不安,喘氣連連;有的人則瘋狂尿頻而尿量不多 (在《尿頻》一文中,續有論述);又有人飲了茶啡,就會筋肉拘急,或腹中抽痛,卻未能大便。凡此種種,都是儲備不足,卻妄圖提取,最終造成動風的結果。當然,飲了茶啡就動風的人,本身也不會飲茶啡。但問題是,這種人的氣血儲備本身十分薄弱,即使不飲茶啡,但世上可以泄動氣血的東西太多,發酵品、酒類、辛辣之物也泄動的,能夠全部不吃嗎?那麼香水、殺蟲水又如何?自己不使用,但別人使用,散發出的氣味,同樣疏泄腎精,還有螢光幕的光、喜怒哀樂、捱更抵夜和各種慾望等,都疏動腎精的,根本避無可避。腎精不足的人,一接觸了這些東西,又會翻起掀然大波。

腎精,不但是作強的根本,也是維持身體穩定不動風的關鍵,實宜好好保存。茶啡是泄動的,飲多了,飲久了,就會剝蝕腎精。因此,我們實在不建議在休息不足而導致精神不振的情況下,勉強飲茶啡以提神。或者說,偶一為之則可,日日如是則不妥。問題是,多數人都是為了提神而飲茶啡,結果泄動腎精成了常規,久而久之,最終就再無儲備以供提取了。腎主封藏,封藏就是為了作強,但作強卻會害了封藏。因此,為了保留作強的能力,最好的做法,就是不要作強。

Leave Comment

Leave Comment